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 |  省委  |  省人大  |  省政府  |  省政協
您的位置: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 / 政務公開 / 新聞動態 / 近期關注

三大轉變,撐起班彥發展新局

來源: 青海日報    發布時間: 2019-08-28 09:10    編輯: 許娜         

  跨入“班彥新村”的門樓,沿著平坦的村道向里走,一個個院落排列在道路兩側。南來北往的游客四處走走看看,了解這個“網紅村”的“前世今生”。

  出生于1949年的呂長征是一名與新中國同齡的老人。這個幾十年來一直生活在山上的莊稼漢,每天習慣出門曬曬太陽,沿著一條條巷道看看這“睡夢里都不曾來過的新村子”。

  振興北巷、小康南巷、團結北巷……在呂老漢眼中,那一條條平坦的村道就像一個個見證者,見證著班彥新村的傳奇。搬得出、穩得住、能致富。三年時間,當地干部群眾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,以實際行動講述發展故事,向著美好生活不斷前進。

  觀念之變:從要我脫貧到我要脫貧

  看到呂志全時,他正忙著收拾自家即將營業的民宿。兩間寬敞明亮的新房里,家居用品一應俱全,裝修布置也十分大氣。握手寒暄后,圍著院里的一張小茶幾坐下,話題自然從這三年來的新生活開始。

  搬遷前,呂志全一家的生活捉襟見肘。作為家里壯勞力的他也曾外出打工,可收入和外債比起來,總是相距甚遠。其實不僅僅是呂志全一家,那時班彥村,靠天吃飯、十年九旱,許多男青年過了40歲還娶不上媳婦。

  3年前,習近平總書記在班彥村考察調研時提出“通過移民搬遷讓你們過上好日子”。

  “總書記的話我一直記在心里。黨和政府這么關心困難群眾,我們自己更要加把勁。”呂志全說。

  新村的面貌一天天變好,來這里的游客也一天天增多。這樣的蛻變不僅讓村民們“嗅”到了商機,更讓五十鎮黨委副書記、包片負責班彥村的馬洪慶看在眼里,樂在心里。

  “扶貧先扶志,這話一點沒錯。”在馬書記的印象里,剛剛搬遷下來時,一些村民確實存在等靠要的思想。為了轉變這種局面,村上每個月都召集一兩次村民大會,扶貧干部、村兩委班子成員和村民坐在一起說變化、談發展。鎮上和村上組成了宣講團,既講黨的好政策,也“喧一喧”老百姓身邊脫貧致富的好典型。

  漸漸地,變化發生了。你家釀酒、我家開起了農家樂;這家蓋了兩間新房子,那家的小汽車早就停在了家門口。別的不說,娶妻難的班彥村,2016年就娶了4個新媳婦。

  “眼看著當初跟自己處在同一起跑線上的左鄰右舍靠著自己的努力‘越走越快’,那些人自己坐不住了。”馬書記笑著說。

  呂有榮是班彥村的脫貧光榮戶。去年開始,他和家里人在沙溝山上種了幾百畝洋芋,還養了豬,開起了農家樂。

  “光靠政府靠到啥時候?好日子要靠自己的雙手去創造。以前日子過得苦,現在搬了下來,誰都不愿意落后。”短短幾句話,呂有榮說得底氣十足。

  格局之變:農村發展大有可為

  今年51歲的李成銀是村上的老黨員,更是村上的致富帶頭人。采訪剛要開始,他的手機就響個不停。

  “糧油收購方面還有些具體的事情要談,一會兒還得去山上的養殖場看看……”不時響起的手機鈴聲讓李成銀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“老李能干的很!”同行的村委會主任余七十三對他贊不絕口。

  其實,對于李成銀的這次轉型,一開始家里人并不理解。

  “糧油生意做得挺好的,養什么牛羊啊?”家里人說得不假,但李成銀卻堅持己見。提起背后的原因,老李打開了話匣子。

  多年前,同樣住在老村的李成銀一家日子過得十分清苦。

  “我父親在我18歲時去世了,為了吃飽肚子19歲那年我就外出打工,挖金子、當小工……一干就是好幾年。”這樣的磨礪讓李成銀長了見識也開拓了眼界。1994年,當了解到周邊幾個種植油菜籽的鄉鎮都存在出售難的問題時,他拿出自己多年來的積蓄收購菜籽出售到了甘肅平涼等地,賺回了人生第一個2萬元。從那以后,李成銀在這條路上漸行漸穩,成了小有名氣的收購大戶,附近三十幾個村的村民幾乎家家戶戶都認識他。

  2017年,為發展村集體經濟,班彥村在山上建起了養驢場并承包給鄰村村民,后來因市場價格下跌、管理者經營不善,驢場發展面臨困境。

  “知道我有做生意的經驗,鎮上和村上的領導找我談話,希望我能帶頭闖一下。當然,我個人也認為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。國家提出鄉村振興,對于農村來說,無疑是個難得的機遇,我覺得我們班彥村能闖出一條路子來。”就這樣,2018年,李成銀不僅投資200多萬元辦起了養殖場,還為本村的4名貧困群眾提供了在養殖場就業的機會。

  從糧油跨界到養殖,覺得“農村發展大有可為”的李成銀并沒有把想法局限于此。

  “總書記說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。現在鄉村旅游發展勢頭迅猛,你也看到了,現在來村里的人不少,下一步我打算在村里開個農家樂,這樣一來,養殖場里的牛羊還能自產自銷……”

  方式之變:“老”產業重獲“新”生

  富有歷史文化底蘊的土族盤繡和酩餾酒,對于曾經住在沙溝山上的這100多戶班彥村村民來說,并不陌生。但在過去的幾十年里,大家對這份“老”產業并不上心,因為在他們的印象中,靠著刺繡和釀酒“吃不飽肚子”。

  就在很多人認為這些費時費力的“老”產業,將和搬遷后的新生活漸行漸遠之時,在班彥新村,變化正在悄然發生。

  走進盤繡園,土族阿姑正在飛針走線。一旁的展廳里,陳列著她們的作品,服裝、皮包、首飾、文創產品……一件比一件精美。

  “原來是養在深閨不為人知,現在已經開始推向全國各個城市、甚至遠銷國外。”五十鎮黨委書記仲鵬祥介紹說,自2017年建成以來,由實訓室、展銷廳、手工坊組成的盤繡園就開始按照“公司+基地+農戶”的模式運營起來。現在生產的產品有服飾、首飾、高檔包、家居生活用品、旅游紀念品、會議用品、文創產品等幾個類型,主要銷往歐美、韓國、新西蘭等國際市場和北京、上海等一線城市。

  作為班彥村盤繡的“領頭雁”,今年52歲的張卓麻什姐在業界頗有名氣。自從村里建起這盤繡園,她就帶領婦女們積極參加培訓,靠自己的手藝脫貧致富。

  “只要你愿意到這兒來上班,每天就有20元的生活補助。一個月下來,最少也能有近2000元的收入。這其中有不少繡娘,大半輩子了,這是頭一回自己掙錢自己花。”

  張卓麻什姐的幾句話很快引起了繡娘們的共鳴。

  “上個月我還給自己買了套新衣服吶!”54歲的李旦尖措話音未落,一屋子的人就笑了起來。

  不難發現,“老”產業再度振興,其背后是理念的變遷。

  “去年年底,新村又建起了酩餾酒坊。今年年初投入運營后,帶動全村10戶農民發展酩餾酒釀造產業,年產量可以達到1.8萬公斤,預計實現銷售收入180萬元。每年不僅能為村集體經濟增收4萬元,農戶戶均也能增收3萬元。現在我們已經注冊了‘班彥’商標,主要打造的是高、中、低三類度數的原酒。”在班彥村支部書記仲關因保眼中,酩餾酒產業已經成為了村民增收致富的新渠道。

  又是一個艷陽天。一大早,格桑和丈夫就起來忙活著。幾間用來釀酒、存酒的新房正在裝修,剛剛買回來的10口大缸整整齊齊擺在院里。原來,住在隔壁的親戚家開了農家樂,格桑兩口子商量著把這釀酒的手藝再“撿起來”,放在農家樂出售。

  “這樣一來除了打工,家里又多了條掙錢的新門路。”能干的格桑靠在大門上笑著跟記者說起了自己的打算。

  暖暖的陽光灑在格桑家對面的墻上,“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”一行大字格外醒目。(咸文靜)

幸运日APP
四川快乐十二前三直 深圳风采预测 金牌精准三尾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 即时比分足球赛比分直播完赛比分 股票跌买入涨卖出 网上棋牌免费下载 麻将游戏4人打在线玩 福彩25选7周几开奖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最近500期 六台宝典免费资料彩图 game516棋牌游戏安卓版 31选7开奖查询福建福建体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 捕鱼下载app送28元彩金 温州熟客麻将赢牌技巧